有虔秉钺 如火烈烈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5 20:03 浏览次数:

  山东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早在商代甚至史前时期,山东的先民就繁衍生活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点燃了文明之火。史籍记载,商朝建立之后,迁都频繁,曾都于奄(今山东曲阜),鲁西南地区和豫东一带是其重要活动地域。除了商部族之外,在今天的青州一带,还曾经出现过一个经济发达、文化先进的薄姑氏部族。薄姑氏是商部族的重要同盟国,商朝灭亡后归周,并从此在历史文献上消失,只有遗留的名号和一小段语焉不详的文字,这个曾经强盛一时的部族分布地域、城市、陵墓连同他们创造的文明一起成为了千古之谜。

  1920年前后,村民陈俊曾在青州市东夏镇苏埠屯东埠岭的南岭挖出一件造型奇特的青铜器。1926年前后,村民杨明喜于北岭挖出铜器3至4件,其中有一件大铜鼎底部铸有铭文。这些铜器全部被古董商人购去,下落不明。1965年至1966年,山东博物馆对苏埠屯墓地进行了第一次科学发掘,清理了4座商墓和一个车马坑。1986年春,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又发掘了5座商墓。9座商墓中,有4条墓道的“亞”字形大墓1座,编为一号墓,在北壁近墓道口的填土中发现两件平放的大铜钺,一件通长32.7厘米,刃宽34.5厘米,长方形,方内,双穿,两肩有棱,弧形刃,器身作透雕人面纹,极富威严。钺正反两面铸有铭文“亚醜”二字,又名“亚醜钺”。

  青州苏埠屯一号墓是迄今为止除商朝都城安阳以外发现的规模最大,人殉和人祭数量最多的商代大墓,亚醜铜钺出土更是引起了极大轰动,是目前全国发现的属于商代的40余件铜钺中,制作最精美、最为壮观一件。正是因为这两件铜钺的巨大影响,出土后不久,第二件铜钺被调往北京国家博物馆收藏,亚醜钺仍然留在山东,现藏于山东博物馆。

  钺在古代的用途很广泛。《说文解字》:“钺,大斧也。”《国语·鲁语》:“大刑用甲兵,其次用斧钺。”韦昭注:“斧钺,军戮。”《史记·鲁周公世家》:“周公把大钺,召公把小钺,以夹武王。”这些历史记载真实地记录了钺的演变过程。钺在发明之初是一种武器或者工具,在使用的过程中,尤其是在征伐战争中,作为一种生杀予夺的刑具让武士们忌惮和畏惧,而掌握生杀大权的国王正是用这样恩威并施的手段带领武士去开疆拓土、建功立业。在用作刑具的过程中,钺在其实用功能之外,逐渐演变为权力的象征物。在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王”字写法形如斧钺之形,在金文中,王字下面一横如斧钺之刃部。钺成为象征物之后,出现了很多玉质的钺,不仅磨制精美,而且器身轻薄,证明这时钺已经脱离了实用范畴,成为墓主人身份地位的象征。在实际的考古发掘中,这些钺常常发现于一些规模较大、规格较高的古墓葬中。

  亚醜钺的重要价值还在于它两面的铸铭,铭文简略,只有亚字中一个醜字,1930年著名历史学家郭沫若指出,亚醜是薄姑氏部族的族徽。铸有“亚醜”铭文的青铜器在北宋时期的金石学家们的著作中就有著录,器形有鼎、尊、彝等。亚醜器的出土地成为金石学家争论不下的难题,苏埠屯商墓的亚醜钺发现后,这些亚醜器的出土地基本确定为青州一带,应为薄姑氏部族古老文明的遗留。

  亚醜钺闻名于世的原因除了巨大之外,还在于它的外形特别。钺器身透雕作张口怒目的人面形,眉、目、鼻均突起,口微下凹,威猛庄严,极其生动传神,符合商代青铜器装饰风格。作为从史前向文明社会过渡的重要阶段,商代青铜器上还遗留着大量与原始宗教礼仪甚至各类崇拜相关的风俗。受这种风俗的影响,商代青铜器装饰纹样传承史前思想观念,更多的是表现对自然和猛兽的敬畏,这也是饕餮纹在商代流行的重要原因。

  亚醜钺在装饰上采用人面纹,圆睁的双目、龇牙咧嘴的神态,传达出一种威严的信息,与钺象征王权的心理暗示是相符的。然而时光荏苒,当年的威严逐渐失去了社会基础,可怖的社会背景也早已烟消云散,我们看到的仅仅是商代工匠们精工刻模翻砂制作出的精美绝伦的艺术品,是那娴熟工艺传达出的一种美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感觉亚醜钺既威严狰狞又美轮美奂的原因吧。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1年1月山东博物馆启动的“观众最喜爱的山东博物馆十大镇馆之宝”评选活动中,亚醜钺从11万余件馆藏品中脱颖而出,在“观众最喜爱的山东博物馆十大镇馆之宝”中排名第一位。


上一篇:军民一心成就全方位的胜利    下一篇:隐蔽战线斗智斗勇